第一百五十三章 神侯府(二)
作者:云中龙族 更新:2019-11-08

  诸葛正我从怀中拿出一面金牌,王爷第一个跪了下去,叩首道:“吾皇万岁!”

  王爷府的侍卫们和六扇门的一众人等看到圣上金牌后也都马上跪了下来,捕神盯着诸葛正我手中的金牌也不得不跪了下去。

  诸葛正我将金牌高高举起,朗声道:“在下奉圣上密令,领神侯府密查全国大小案件,见金牌如见圣上。”

  王府和六扇门的人见到皇上御赐的金牌全部都跪了下去,苏然则是免了行跪之礼。   “王爷请起。”诸葛正我收好金牌,忙扶起王爷。

  “六扇门和神侯府以后要通力合作,为朝廷效命。”王爷看了看捕神又看了看诸葛正我道。

  “是,王爷。”诸葛正我说完,目光落到被六扇门的人押着的苏然和追命身上,对捕神道:“柳大人,贾三已经抓到,铜模案告破,可否将这两位兄弟交给在下?”

  “他们是疑犯!”捕神扫了苏然和追命一眼,并不给诸葛正我这个面子。

  “我可不是什么疑犯。”苏然大声道,“我在醉月楼里喝茶,好好的忽然有人砸了我的桌子,然后不知怎么就有人跟我打了起来,然后不知道怎么就被你们六扇门的人给抓了起来,这里还是京城吗?还有王法吗?”

  “我也不是疑犯,我是帮人讨债的。”追命接着苏然的话道。

  苏然如果不是故意让六扇门的人抓到,六扇门的人也不可能抓到他。

  因为苏然算准了诸葛正我会在这种情况下招揽他和追命,所以故意让六扇门的人抓到。

  苏然早打好了主意,如果诸葛正我不招揽他,他便找机会逃脱,加入神侯府再另想他法。

  现在诸葛正我果然向捕神提出了释放苏然和追命的要求,事情正在按苏然预想方向的发展,苏然却忽然发现一对美丽的眸子正在死死地盯着他。   是无情。   无情的目光像盯子一样盯在了苏然的身上,瞬也不瞬。

  苏然表面上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心中却暗暗一惊,无情可是会读心术的,估计自己内心的想法已全被无情给读出来了。

  “他们是神侯府派去查案的人。”诸葛正我对捕神说道,“希望柳大人能够把他们交给我。”   捕神沉思不言。

  “柳大人,这种小事,就不必打扰皇上了吧?”王爷在一旁说道。

  “下官了解。”王爷亲口发话,捕神即便不想给诸葛正我面子,但也不能不给王爷面子,一摆手,对手下人道:“放人。”

  六扇门的警笛声在夜空中回响,抓到了贾三,找回了丢失的铜模,捕神带领六扇门的人马离开了醉月楼,铜模的真伪还要到钱监去核对。

  王爷也并未久留,只是和诸葛正我聊了一些什么,便也打道回府。

  醉月楼的损失无人买单,暂时只能算到老板娘娇娘的头上了。

  诸葛正我走到苏然和追命的面前,拱手道:“二位,以免六扇门再找二位的麻烦,不如先跟在下回神侯府,到了神侯府,绝没有人敢再找二位的麻烦。”

  苏然和追命对视一眼,都点了点头。苏然的任务本来就是要加入神侯府,诸葛正我的招揽在苏然的预料中,不然他也不会故意让六扇门的人抓到。

  追命刚被诸葛正我从捕神手中相救,也没有拒绝诸葛正我的邀请,捕神的手段他也有耳闻,现在他已卷入了铜模案中。此案关系重大,如果没有诸葛正我,六扇门的人很可能还会来找他。

  诸葛正我等人也并没有再留在醉月楼,而是直接回了神侯府。

  醉月楼的招牌还躺在地上,经过了这一番折腾,醉月楼必须要歇业维修好几天才能恢复营业。

  现在天色已晚,娇娘所幸关了醉月楼的大门,随着大伙一起回了神侯府。   神侯府与长乐坊相隔并不太远,转过几条街便到了。

  神侯府刚刚成立不久,还没有多少人知道神侯府这个地方是干什么用的,但神侯府门口御赐牌匾上的“神侯府”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格外醒目。

  回到神侯府后,大伙并没有闲着,而是所有人一起动手准备宵夜。   大家在准备的宵夜是——火锅。   火锅桌就摆在神侯府的大厅中。

  忙着择菜洗菜的是神侯府的四小名捕大狼、大勇、叮当、铃儿和娇娘带来的那个丫头。

  苏然和追命算是客人,两人坐在一旁,倒没有怎么帮手。

  不是他们不想帮忙,而是四小名捕硬说他们是客人,非得让他们坐着,不让他们帮忙。   苏然坐不住,还是走到了火锅桌前。

  “欢迎来到神侯府。”四小名捕之一的大狼看到苏然过来,这才想起还没有彼此认识,于是自我介绍道,“我叫大狼。”

  “你好,我叫玲儿。”四小名捕之一的铃儿跳到了大狼的旁边道。   铃儿是一位乖巧的少女。

  “我们两个是一对。”大狼的手搭在铃儿的肩膀上笑道。   “你们好,我叫苏然。”苏然微笑道。

  “我叫大勇。”四小名捕之一的大勇也来到苏然面前介绍自己。   “我叫叮当。”四小名捕之一的叮当道。

  叮当也是一位可爱的少女,四小名捕两男两女,都是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人。

  “我们两个也是一对。”大勇把胳膊搭在叮当的肩膀上道。

  “谁跟你是一对。”叮当一把推开了大勇的胳膊,从大勇的身边挪开。

  火锅汤已经烧开,配菜也都已经准备好了,下到火锅里面,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四小名捕忙完后都朝追命围了过去,追命的大名他们都是有耳闻的,他们就连看追命的眼神中都透着几分敬意。   这时铁手推着无情从里面的书房走了出来。

  “在下铁游夏,大家都叫我铁手。”铁手主动跟苏然打招呼,伸手引向坐在机括轮椅上的无情,道:“她是盛崖余。”

  “在下苏然。”苏然道,又把目光转向无情,道:“盛姑娘,你好。”   “叫我无情吧。”无情微微颔首道。   “无情。”苏然道,“真亲切的名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