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完结啦!!
作者:樱樱草 更新:2019-11-08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这种情况之下,想躲也躲不开。

  早就知道疏冥泽会来找麻烦,却没想到他带来了如此大的一个麻烦!

  自从流魅和萨满来与大家会合,这么大一群人都随时警惕,怕疏冥泽会偷袭。

  紫说,“怕他疏冥泽干什么,来了的话,一个光球就够他受的!”

  说完还看了眼在怀里熟睡的路,眼中的喜爱满满的要溢出来。

  夏子凌和苏千吟师兄弟也说不会让他在自己面前伤害宝宝的!

  自从那天从那树林之中出来,清桐雪仿佛是想明白了似的,留给苏千吟一个勉强、苍白的微笑就说要回师门。

  苏千吟对此没什么反应,夏子凌自然知道其中原委,只是嘱咐师妹在路上要小心,便将她送走了!

  但事情总归是出乎他们的意料,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了,这一路他们游山玩水,虽说也碰到过不少麻烦,可疏冥泽却从没出现过一次。

  这种表象差点就让大家怀疑,是不是他们太多疑了,疏冥泽只是想灭蛇族泄愤,他也知道自己在这一群人里边占不到便宜,所以就不来招惹他们了!

  魔灵湖的事情也是毫无消息,他们一路西行,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先打听一番,可从没碰到有知道那出的人。

  难道那老头子是骗他们的,他只是活得太无趣,所以才找个无聊的传说耍着他们玩?!

  看来老头的信誉有待商榷啊!

  夜晚,大家都休息了,客栈的一间上等客房之中,宝宝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大大的,手中把玩着那五样宝物,怎么也没有睡意。

  老头说,要进入魔晶湖这几样东西是不可或缺的,却怎么也没说个所以然来,让他们猜了好久,找了这么长时间却一无所获。

  终于是,拿在手上看也生厌了,随手便将他们都扔在床上,转头去看在修炼之中的天天。

  天天到底要修炼到什么时候呢?

  最近是一个很大的阶梯要过,突破了功力会有很大的提升,本来,这种时候是至少要闭关修炼个一两年的,可,云御天舍不得宝宝,宝宝也是差不多,所以……

  云御天只是尽量多用时间去修炼,每日还是会抽时间陪宝宝,但,那点时间对于宝宝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有好多次,宝宝和大家一起去街上玩,云御天却没陪他,而是留在客栈里修炼。

  宝宝心里堵着气,却怎么也散不去……

  对那投在自己身上的哀怨眼神若有所觉,云御天睁开了眼睛,宝宝就坐在他的身前,碧绿的眼中满是委屈,这种情况已不是第一次了,当然也不是第二次,第三次……

  那眼神让云御天心中不忍,可……要他放下修炼,半途而废么?

  他做不到!

  “宝宝,我知道最近能陪你的时间太少了,可是……”

  话还没说完,只见宝宝的身后,七彩的光芒发射出来……

  这光来的既突然又奇怪,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云御天只能眼疾手快的将宝宝搂了过来,躲避那光芒照射过来,怕是什么人的攻击!

  可,那光却没伤害到他们,两人在一旁看着眼前的幻光。

  那五样不同颜色的宝物,居然旋起了圈,时而聚拢时而分散,每一个东西都是在瞬间变换着不同的颜色,盘旋着慢慢的升起。

  慢慢的七彩的光芒的范围慢慢扩大,在这本不大的屋子里像个怪物一样不断地变得更大。

  云御天抱着宝宝向后退,退到了门边,推开门,一个跟头翻出了房间。

  本来已经睡着了的众人,居然都出了房门,吃惊的看着这里的情况。

  只是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扩散的七彩光芒便将云御天和宝宝都包在其中,然后化为一团七彩光芒飞向天空,在众人的眼中……没了影子。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几人全都飞向光芒消失的地方,最终却没能找到……

  这里是……

  一阵阵恶心的感觉从胃里传来,云御天和宝宝终于到达了地面,差点还站不稳的摔倒……

  睁开眼之后,只感觉是个朦朦胧胧的地方,在这里,什么也看不真切,到底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

  无法分辨。

  朦朦胧胧的雾气,怎么也散不去。

  心中有些害怕,宝宝抱紧云御天:“天天,这里是哪?我们怎么就突然来了这里……”

  知道宝宝心中所担心,云御天亲亲他的脸蛋:“别害怕,我一直在这里呢!不管是什么原因,这里是什么地方,总会有个原因的,只要等,他一定会出现的!”

  “嗯~~~”

  看着云御天的眼,宝宝很认真的点了下头,心里也少了丝恐惧,多了分镇定。

  “你们终于来了呀~~~”

  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一个暗暗的身影向着这里移动过来。

  定睛一看,果然是他!

  疏冥泽!

  “疏冥泽,这里是哪里?你带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云御天厉声问道。

  并不知道疏冥泽的来意,但看他一副很阴险的脸色,掩饰不住眼中的嗜血,云御天心中有些担忧,只怕现在的疏冥泽不好对付!

  “那里?呵呵~~~你可要感谢我呀!这里就是你们一直寻找的——魔灵湖!怎么样,我对你们很不错吧!都不用你们千辛万苦的找,就将你们带来了!”

  疏冥泽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了,哼~~~今天就是你们的祭日!

  想到自己的心愿就要完成了,疏冥泽的血液在沸腾,一股嗜杀之气在身体里到处游散。

  “你为什么要灭了蛇族,有什么事情,你对付我不就好了!你真是没人性!”

  回想起流魅那时生不如死的眼神,宝宝心中的感慨便怎么也挥不散。

  “人性?我本来就不是人,为什么要人性?”

  疏冥泽不以为然的笑笑,让宝宝的身躯一震!根本就不该跟他谈什么人性!!!

  “那你要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云御天拍拍宝宝的背,安抚他气到颤抖的身体。

  “也没什么!只是,我们之间的恩怨应该算一算了吧!”

  “那好!你想怎么算!”

  这么快就答应了,这到疏冥泽有些吃惊,但随即,脸上的笑容像水波一样,渲染开来。

  “呵呵~~~几个月之前,你们便不是我的对手,如今……你们更加不可能胜过我了!”

  疏冥泽的笃定让云御天心下的担忧更胜,疏冥泽怎么会在这里,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他居然说是在这里等他们,他到底有什么底牌。

  但,他也是软弱的人,这些日子的修炼总算是派上了用物。

  “你不要伤害宝宝,我是他的父皇,有什么事情,也有我的责任!”

  表情严肃,云御天向前走了几岁,与疏冥泽形成对峙的气氛!

  ‘呵~~~就算你们两个一起上,都不是我的对手,既然你想先死,我就成全你吧!’

  还在心里得意的疏冥泽没想到云御天突然发招,由于没有防备,被云御天一掌打到,疏冥泽的身体向后滑行了很长的时间才稳住身形,嘴角的血液急迫的流了出来。

  一丝冷笑浮现,疏冥泽的眼睛突然全部变成了全黑的,连眼白都没有,他这个样子,像个真的恶魔……

  宝宝心中焦急,想上前帮助云御天,可此时,那两人打做了一团,那个疏冥泽,完全像是没有意识一样,像是发了疯,招招都异常凶猛,攻击云御天的要害之处。

  两人打了许久,疏冥泽又被云御天打到在地,就算如此,云御天也不敢放心下来,依然冷静的盯着他。

  疏冥泽却没有从地上站起来,只是低着头,低低而又恐怖的声音从他低下的头颅传来,他是完全陷入了疯狂。

  突然,他抬起了头,云御天和宝宝都抽了一口气,那张脸已经不能称作人的脸了!

  因为,他的头已经成了一团黑雾,整张脸上的五官都已经……看不见了,然后他的身体也开始变化,像是冰人融化般全都融成了黑雾。

  阵阵狂妄的声音从那团黑雾里传出……

  “哇哈哈~~~我要吃了你们!”

  “我要把你们也变得和我们一样!”

  “死吧!死吧!全都死吧!”

  …………

  …………

  …………

  阵阵不堪入耳的声音不断传去,那并不是疏冥泽的声音,那……像是……无数的人嘈杂的在讨论着什么事情!

  无数的!

  难道?他,被魔灵湖的恶灵入侵了身体,亦或者,他是自愿的?

  那样的话,他们可能真的会在此处……

  云御天回头看看宝宝,如果这次,真的会发生什么事情的话……不,他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就算是自己死了,也不能让宝宝出事。

  “哈哈哈”

  夹杂着恐怖的笑,那团黑雾分散成了好多的部分,一齐向云御天攻击。

  险险躲过了第一次的攻击,又躲过了第二次攻击,一次又一次的,云御天的体力在剧烈的消耗着,这让他咬紧了牙,他一定要坚持下去。

  不管怎么样,还是有躲不过的时候,云御天的身上便多了不少的伤口,衣服早已经裂开很多的口子,血在向外涌出。

  “天天~~~”

  只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声,此时的云御天已经恍惚了,他只知道,那是宝宝的声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还没来及转身,一具身体便撞到了自己的身上,居然是宝宝!!

  云御天心中一阵颤抖,宝宝的血,那么吓人,并不是从嘴角溢出,而是直接碰了出来。

  一句话没说,宝宝已经昏睡了过去!

  那团黑雾根本就没有一丝松懈,依然在不停的攻击着他们,云御天抱着宝宝的身体,很慌乱的到处躲闪。

  终于,最后的一丝力气用光了,云御天再也动不了了,等着那黑雾气势汹汹的向他们攻击过来,呵~~~看来,是真的没机会了啊!

  云御天闭上眼睛,用力拥紧宝宝,只要两个人能死在一起就好了!

  预期的疼痛并没有传来,云御天睁开了眼睛。

  火!

  面前的女人傲气的神色,只有用火来形容。

  带着一丝笑,她一挥手,一只火凤从她的手心传去,瞬间包围了那团黑雾。

  尖叫,恐怖的呼喊……不断地涌入耳膜,好似人间的炼狱……那些灵魂嘶鸣着得到的只是毁灭……

  心中终于放松了,云御天眼前一黑,在晕过去之前,只听到了那高傲似火的女人的话。

  “是逆伽罗姐姐让我来九你们的,我叫雪烙雨,喂!!你别睡着了!!真是的!!哼!!!!”

  “羽儿,已经过了快一千年了,你不去见他么?”

  逆伽罗还是一项的冷漠神色,眼中却因为眼前的人有些扭动和温柔。

  “娘亲,我……想他,很想他,可……却怕见到他!我……”

  “哎哟~~~小侄子,你这是怎么了?干嘛这么扭扭捏捏的,相见就去见呗!他在山下造了一间小茅屋,等了你都有一千年了,你到底是在干什么?要是他等不急了,走了怎么办?我看你还要到哪去找他!”

  “我!我!我……不准!”

  一想到有那种可能,宝宝气的脸都红了。

  那时他们被雪烙雨给救了,便被带上了他娘修炼的灵山,只是云御天没有资格上山,只能自己造了一间茅屋,在那里日等夜等,等了好多年,只为等到宝宝下山。

  “不行,我要下山去找他!”

  宝宝还没说完,便化为光飞了出去。

  近了,那熟悉的气息近了。

  近千年的等待终于是没有白费,他还是来了。

  本在茅屋之中坐定修炼的云御天睁开双眼,那眼中精光大盛,显然是在修炼之途上有不少的进步……

  这一次,他也有足够的权利让宝宝再也不会受到伤害,那么他也要将他紧紧抓牢,不让他有理由离开自己了!他再也不要这么长时间的等待与分离……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