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接待(6)
作者:范小青 更新:2019-11-08

老支书便说了许多话,主要是说他对明月村作出很大的贡献,把一个落后村变成了先进村,最后却把他调到乡多服公司做有名无实的书记,连乡里开干部大会也轮不到他去参加,老支书一肚子怨气,一开讲就收不了场,苏站长一直哭笑不得地用眼神向王老师致歉。******

晚上吃饭时,苏站长叫来乡里几个助理,有组织助理、宣传助理、民政上的一个助理,还有办公室的文书,临时看到有个司机从现场会上回来,也拉了来,民政助理把孩子也带来了,一凑倒也有了七八个人,凑成蛮像样的一桌,仍然在宾馆里宴请王老师。

晚饭的包厢有卡拉ok设备,吃了一小会苏站长就提议唱歌,大家向王老师介绍,苏站长是金嗓子,苏站长看起来对自己的歌喉也很有自信,当仁不让就去唱了,果然金嗓子,一开口,声振四方,餐厅的服务员和领班来看,过了一会其他包厢的客人也过来看看,说,以为在文艺演出呢,大家说,本来么,苏站长是吃文艺饭的,苏站长乘兴唱了好几个歌,别几个人也一一唱过来,最后一致叫王老师唱,王老师不肯。

僵持了一会,苏站长说,王老师,你一定不肯唱,倒叫我们为难了,人家说起来,这到底是谁陪谁呀,谁接待谁呀,一句话说得王老师很不好意思了,苏站长乘机拿了点歌本硬塞给王老师,王老师看看上面的歌都是他不会唱的,说,我只会样板戏,这上面没有,本来以为能逃脱了,哪知苏站长说,样板戏怎么会没有,一定有的,叫来服务员问,服务员说,有,要哪,苏站长盯着王老师,王老师只好说,唱《今日痛饮庆功酒》吧。

很快就点到了,音乐一起,画面一出来,王老师不唱也得唱了,好在唱段不长,只四句,横了一条心就上去唱,才唱了一句,就觉有点走调,大家却鼓起掌来,王老师也知道大家是鼓励为主,硬着头皮唱完了四句,走过来,向大家讪讪一笑,大家都说唱得好,唱得不错,很快就转移了话题,叫苏站长也唱一样板戏,苏站长唱了阿庆嫂,又叫另外两个人一起来唱智斗的三人唱段,一唱两唱,把大家唱歌的**都吊了起来,一个个争先恐后,连餐厅领班和服务员也过来唱,一直到九点钟才结束。

苏站长说,王老师,想不想再到歌舞厅坐坐,王老师急急地摆手,苏站长说,也累了,您就早点休息吧,王老师说,好的,苏站长把王老师送到宾馆电梯门口,告别。

王老师回到宾馆房间,坐下来,心里好像有点乱,一时不知道该干什么,想了想,起身去开了电视,正是晚间新闻,是王老师所在的那个城市的新闻节目,一看到熟悉的城市,一看到熟悉的面画,王老师突然有一种感觉,虽然是昨天才从城里出来到乡下,但感觉上却像是很久很久的事了,仔细咀嚼滋味,竞好像是上辈子的事了,正奇怪地体味着这种感觉,电话响了,王老师猜是路正红打来的,抓起话筒一听,果然就是路正红,那边仍然是一片噪杂声,仍然有歌声,路正红说,王老师,吃过晚饭了,王老师说,吃过了,路正红说,怎么,吃过晚饭没有安排活动,你现在一个人在屋里?王老师忙说,他们想叫我去活动的,我有点累了,想早一点休息,路正红说,一天下来,是蛮累的,早点休息好,又说,我刚才给你打电话前,已经和唐书记通过电话,唐书记说你今天已经看过民族服饰厂,下午了解了明月村的况,还可以吧?王老师愣了一下,说,可以的,可以的,路正红说,那就好,我也放心了,我跟你说过的吧,唐书记是个地道的人,我托他的事,他总要办好的,王老师说,是的,路正红再说,王老师,这次到安亭,总的来说,他们接待得怎么样?王老师说,接待得很好的,路正红笑了笑,说,你认为好就行,又说,王老师,下面有什么想法,要到哪里去,你尽管跟他们说,他们会安排好的,王老师说,你放心,我会跟他们说的,路正红便放心地挂了电话。

王老师想,明天我怎么跟他们说呢?

(1997年)

null

全书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