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作者:桃夭 更新:2019-11-08

  四十四 

他很忙,我知道。虽然不清楚他在忙些什么,但是他常常不得已地出门却是铁一样的现实。我不拦他,因为我也希望有一个喘气的空间。不过他不会放我独自一人太长的时间,每一次看他风尘仆仆的赶回来,我会心疼。 

我是爱他的,正如他爱着我。 

他走近我,把我从地板上抱了起来。我的体重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轻?轻得他丝毫不觉得吃力。我还在疑惑地想着,双手不自觉地围上他的脖颈,把头埋在他的怀中,汲取他的温暖。 

我抱怨着他不给我自由,却也贪恋他的怀抱。我真的是个很糟糕的家伙啊。 

叹气的声音他听到了。他抱着我走向房间,一边道:“怎么了?对我回来不满吗?” 

“没有。”要是有也只是一点,那就是他回来得太早,我还来不及把染血的衣服换下来。从此以后想要再偷酒喝会是很困难的事情啊。我甚至看到浅离在远远的地方看着我笑得异常古怪。我想他正是在嘲笑我的手脚迟钝。 

真是的。我也不过是懒了点想晚些时候再换衣服,谁想到会被逮个正着? 

“你很不乖哦。” 

“我想全天下没有比我更乖巧的病人了。” 

“那么你袖子上的血迹从何而来?”他把我放在床上。这个我曾经住过很长时间的房间现在已经变成了他和我的卧室。只是从我们回到的那天前,我们都只是很老实地在这张布置得很**的床上睡觉而已。 

“那个……只是意外。”他的额头顶着我的额头,眼睛里炯炯的目光莫名其妙地让我有点心虚。我干笑着,往**缩了缩。 

“别以为我没闻到你身上的酒味。” 

“真的有吗?”我不是故意瞒他。只是我以为身上的药味会比酒味更浓重而已。“我只喝了一口啊。” 

“你啊……”他叹息。“既然已经能偷喝酒,那么身体情况应该还算不错吧。也许我该做点什么让你不能再乱动才是。” 

我没问他打算做什么。因为他眼中的光芒明显得让人无法忽略。那种被称为“**”的东西我也相当熟悉。 

我就知道他忍不住了,其实我也是的。 

几个月来同床共寝,我们都已经熟悉了彼此的温度呼吸。 

除去最初昏迷和后来狂喝药的日子外,我其实和普通人没什么大差别。能吃能睡能动,只是要多拿补药当水喝而已。看着我渐渐恢复健康,我不相信他不会动摇。除非,他认为我的身体已经没有了吸引力。 

可是那是不可能的。我偶尔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在不自觉之间变得**。当然,我也偶尔会有意无意地做出一些不适合外人观赏的姿态和动作。 

他看在心里,却不能动手的窘样让我在心里偷偷地笑开了。 

他有**,我也有,却因为白琴的禁令而无法付诸行动真是一大遗憾。我心头窝着一把火,不找他**,让他陪我一起郁闷岂不是对不起我自己?所以看他挣扎我便觉得很开心。 

可是……这样轻描淡写的**与坚持是没办法满足我或他的。我们不是倦怠了**的老人家,我们还只是两情相悦的新情人。我们等待着一个契机,等待着能让我们尽情享受的时刻到来。 

现在,我仰面躺在床上,他在我的上面。我们之间的距离近到可以感觉彼此的呼吸掠过脸庞的温度。他情动。我情动。 

很长的一段时里,我们只彼此凝视着。 

静谧的空气弥漫在我们的周围,我们看到彼此的眼中除了对方,再也没有什么。 

这么专注地看着,似乎可以看到天荒地老。如果能够这样看下去,看到彼此白发苍苍,会不会也是一种完美的幸福? 

他的目光比我专注,专注我几乎沉溺在他黝黑的眼睛里。然后在下一个瞬间,他动了。 

没有曾经预想过的激狂。他只是很轻地把唇印在我的唇上。不动,只让他的温度一点一点地渗透过来,温暖我略有些冰冷的唇。 

很温柔,我想。当我唇上终于完全沾染着他的温度后,他的**伸出来,在我的唇上慢慢地游移。 

象是跳舞。**先是快速地扫过,然后和着一种优美节奏在我**的唇肉上跳动。很细微但确实的**从唇上传递进头脑里,我不自觉地张开紧闭的唇,等待那个灵活的东西**口腔。 

他并没有如我所愿,于是我性急地伸出了属于自己的**。在微微有些凉的空气中追逐着那个肆意跳跃的**,轻点,嬉戏,最终把它迎接进了自己的口腔。 

温暖的口腔包围着我和他。他们的嬉戏渐渐变得激狂。**和轻咬是**的来源,它更逡巡着我的牙齿和**的**,让浅浅燃烧的身体终于被激发出光亮的火焰。 

一直到肺里的空气几乎完全耗尽,我们才舍得分开。空气中牵扯出长长的银白的线,预示着我们的难舍难分。 

“你……很激动。”秦丹的声音已经开始沙哑,却还要尽力地调侃我。 

“你也不差。”我比他更老练一些,也更懂得如何控制不让声音泄露自己的**。“还要做吗?” 

“你的身体?……” 

“要还是不要?”身体已经燃烧起来了,那还容得他迟疑下去。我给他选择,却不要听到不想听到的答案。 

“要。”他果然知情趣。伸手开始解我的衣扣子。 

他的成果明显比他想象中的差。系在我衣服上的那些布扣子他直到现在也只解开了两个,只露出我大片的胸膛而已。 

不能怪他手脚太慢,其实是我干扰了他。在他伸手的时候,我伸出**,舔向他的喉结。 

我不满意为了解扣子这种事情而让我们之间出现缝隙。我的身体贪着他越来越热的体温,我挨近他,舔咬他的下巴和喉咙。 

他的皮肤比想象中更加美味。我用**在上面划着圈子,满意地听着他的鼻吸越来越粗重。而我的手则在他的胸腹间放肆地游走。腰带什么的早被我解除。他的衣襟散落下来,正好在我身体周围形成一层保护层。 

我的**沿着他的脖子往下。他的锁骨成为我的下一个目标。**在凹槽打着转,狠狠地舔吻狠狠地吸,我留下了一个完美的吻痕。 

耳朵里听到他尖锐的抽气声,我得意地微笑。在下一个瞬间,再也没有耐心的他一把扯破我的扣子,我的胸膛直到腰全**在他的眼前。他伏**体,开始用**和手在属于他的领地上巡视。 

他的**比他的身体更热。快速地移动配合着手指似乎毫无目的又似乎目的明确地抚摩,让他的**所到之处,我都起了反映。 

反映之热烈出乎我的想象。我的寒毛几乎全竖了起来,等待着他的唇和手扫过时候带来的细微的触动。而当他的手扫过的时候,灼热的温度让我的**也随之狂热了起来。 

四十五 

**在他的手下跳动,心绪也漂漂浮浮没有着陆的地点。这样激荡的心情,无关技巧,只是因为我爱他。 

是的,因为我爱他,所以我可以放纵自己去享受他的爱抚。而我的手掌和唇舌也正用着同样的方式在他的身上点火 

他抚摩的方式有一些粗暴。虽然我看得出来他已经尽量在控制自己不让自己的力量对我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已经狂烈燃烧的时候,谁还能百分之百地冷静呢? 

我喜欢这样的他。他的手抚摩过身体带来的是微微的痛和深沉的热。他在我身上留下了痕迹,那是他爱我的证明,我喜欢这样的证明。 

他的身上渗出了汗水,晶莹的汗珠沿着他**的线条流下来,勾勒出一道道极为**的弧线。一瞬间,我嫉妒。 

对,我嫉妒。嫉妒那些可以完全丈量他身体的汗水。他的**是属于我的,就连他自己也不能从我手里抢走。我凑上前,舔咬他**的肩膀。 

他从喉咙里逸出类似野兽低吼的**。漂亮的红唇紧紧地**我的唇上。 

不同于方才轻浅的双唇接触。那是一种仿佛要把人的灵魂都吞没进去的完全的掠夺性的吻。我的唇和**被他用牙齿厮摩,痛觉被一点一点激发,却在吞噬般恐慌中,激发成最最激狂的**。 

我不行了……喘着气挂在他臂弯里**。我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泪水覆盖。透过水雾我看到朦胧中的他露出一个充满男人味道的好色的邪笑。 

我喜欢这样的笑容……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我只知道他笑着,垫起我已经无力的腰身,把自己送进我的**。 

真正的**不需要更多的语言来描述。 

因为心情不同,所以不只忍受着他无法自控的粗暴,也享受着他带给我的**上的欢愉。那种发自灵魂**的渴求和**让享受的过程变成等待与满足的快乐旅程。我想我会爱上这种行为。 

**地用身体倾诉着彼此的爱和对对方的渴望。浑然不知时间是怎样匆匆而过的。只是等我们都筋疲力尽的时候,天边早已经挂上艳丽的红霞。 

小小的帐子里,尽是粗重的呼吸和**糜的味道。我趴在他身上,咕咕地笑了起来。 

“笑什么呢?”他的声音沙哑,仿佛曾被烈火烧灼一样。但是,又带着以以往完全不同的慵懒**的味道。 

“我们……是不是把这几个月的份都做完了。”笑到无法抑制地喘气,我的声音低哑到只能勉强辨别出来。 

“……别急着说话。”他心疼地抚着我的颊边散乱的发丝。英俊的面孔上因为**而浮现的红晕衬托出他的可口。 

“是不是……” 

“是啊。”看我执意地问。虽然毫无意义,他依然回答了。 

“好累……可是好爽。” 

“这是我做过的最尽兴的一次了。” 

真巧,我也有同感呢。“可是真的很累啊……” 

“……下次,等你身体好了以后。我们再玩。我喜欢。” 

“好啊。”我们应该会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一直在一起。所以,这样的承诺会是事实。 

他满意地低笑,过了一会,他似乎想起了什么,道:“绿腰,还记得我以前说过的话么?” 

“什么话?”我懒洋洋地回应。累了,精神松懈下来后,浓重的睡意侵袭全身,不自觉中神智已经陷入半昏迷中。 

“我说过,**带你去看个东西的。现在可以去了,有兴趣吗?” 

“唔……恩……” 

回答的声音是漂出了口,可是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到底说了什么。因为我已经抵抗不了周公的呼唤,在他健壮的胸膛上沉沉地睡去。 

床铺上下的震动将我从梦乡中拉出来。 

什么时候床铺变得如此不牢固,让人睡都睡不好。 

我揉着眼睛,试图把睡意赶出身体,头顶上传来的声音让我楞了一下。 

“醒了吗?很快就到了。” 

是秦丹啊。有他在我就放心就一半。我慢慢地努力拉住清明的神智,一边慢慢回应: 

“恩……别动。我睡得不**。” 

“忍耐一下吧。我们这是在马上。” 

马上啊……马上???我们没事干在马上干什么?我有些疑惑,睁着半眯的眼寻找他的脸。 

轻轻的吻落在我的眼角。一起落下的还有他温和的声音:“起来吧,你这个样子可爱得害我好想一口把你吞下去。” 

“好啊,给你吞。”找到他的唇,吻上去,感受到他的温暖,我才笑开了。 

“你啊……别故意做出这种**的行为好不好?” 

听到他不带恶意的抱怨,我笑了,同时也真正地清醒了。 

“抱歉,谁叫你打扰我睡觉来的?我们要去哪里?” 

抬眼看过去,道路边都是房子,想来正在某座市镇中。因为时间太早,街道上并没有多少人,少数几个早起的小商贩并不注意这匹马上共乘着的人。这个地方……我怎么看都觉得有点熟悉啊……他有什么理由趁着我睡觉的时候把我拐上马带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来? 

“带你看看我承诺过的东西啊。” 

“那是什么?” 

“你看吧。”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我只看到了一座气派恢弘的宅院。朱漆大门亮闪闪的,完全一副大户人家的气派。 

干吗一大早带我来看别人的房子?除了比较新比较耀眼外,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喜欢吗?” 

“还好。”外表嘛,过得去就好。 

“想不想住进这样的房子里?” 

“谁知道好不好住?” 

“要进去看看吗?” 

“恩?”我转过头,看见他笑得有些得意洋洋的面孔。“这里是……” 

“看看大门上悬挂的匾额,那上面写的是什么?” 

漂亮的楷书,漂亮的三个大字——秦府。 

我被吓了一小跳,一时说不出话来。 

“走吧。我们去看看我们的新居到底合不合你的眼。” 

马蹄声哒哒,带我**那个洞开的大门中,伴随着的是他温和的声音。 

“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 

“……喂,我可没答应要和你住在一起。” 

“绿腰,这还用说吗?” 

“你要想清楚了,我现在可是个病人。不但没钱,而且还需要长期调养。你不怕我会吃垮你?” 

“绿腰,相信我,我既然敢把你接出来,就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我养得起你。” 

“你哪来那么多钱?” 

“你还记得我的志愿么?我逃婚是因为我不想做个江湖人,而只想当个商人。” 

“你不是才刚刚起步吗?” 

“不,我已经小有名气了。要不然我也不会那么忙。” 

“是这样吗?以后你会继续忙下去吗?” 

“也许吧……我得为你赚更多的钱啊。” 

“真好?” 

“你说什么?” 

“我还不习惯你在身边,你能忙真好。” 

“绿腰……我发现你很没良心呐。” 

“你现在才发觉吗?晚了!!” 

“既然你还不适应你和我是一体的,那么好,我们就花一点时间来沟通沟通吧……” 

“喂……喂……我们昨天已经做过了。” 

“不够,还不够。**让你记住我,习惯我。” 

“喂……呀……啊……恩………………” 

别问我沟通的结果怎么样。反正从那时起到很久以后,浅离没事做跑过来找我玩的时候,他总会嘲笑我变成了一个养尊处优的懒骨头。而那个时候,秦丹总会笑得洋洋得意的样子。 

——完——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