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如玥】
作者:夜无声 更新:2019-11-08

  如玥呆呆地坐在院子里长凳上,初春的阳光还带着冬的寒冷,石凳更是冰冷异常。然而,她就那样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满院子的柳树抽枝发芽,随着风在空中飘飘荡荡。已经一个月了,父皇头痛的厉害,吃得也越来越少,群医束手无策。

  大夫说,那是心病。

  心病啊,父皇是为了娘吗?

  自那日她离开未央宫之后,就听说父皇生了病,而且病的很严重。隔了这么久,太医们除了摇头叹气,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她知道,父皇其实只是心病。他心里放不下那人。十年都没有放下。

  可她同样知道,现在就是告诉父皇其实娘没死,她活得好好的,就是身子弱,总是要吃药,一天中有一半的时间都在睡觉,恐怕对父皇而言,也已经没有用了。

  那时候,她刚到东炎北方的一个小镇泗业。跟着段书墨逛了几天的集市,看她将泗业城搅得鸡飞狗跳。后来,遇到了娘。娘当时就那样站在门口,微笑着说,你来了。像是一个母亲在等待归家的孩子一样,没有惊讶,也没有厌恶,而是自然而然的接受。甚至是整个段家的人都如此自然的接受,似乎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她的存在。

  娘说,住几天就回去吧,你父亲他会担心的。

  娘说,他虽然固执暴戾,但却是个好父亲,如玥你切莫怪他。

  娘说,他其实是个好人,可是……

  后面的话娘没有说,可她明白。

  “公主,你怎么又坐在这里,这凳子凉,小心别冻着。”丫鬟月眉跑了过来,叽叽喳喳又是一通唠叨。如玥看着月眉拿了厚厚的垫子放在石凳上,又是端茶,又是拿披风,跑前跑后的样子,心里顿时觉得暖洋洋的,真好啊!还有人关心她。

  “月眉,谢谢你。”

  “公主,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谢谢你。”

  如玥丢下一脸呆愣地月眉,微笑着小步走向未央宫。

  未央宫中弥漫着浓重的中药味。帘幕重重又重重,殿中的空气沉闷而压抑。如玥小心翼翼地揭开帘幕,镜南宇正坐在床榻之上,呆呆地望着窗外。三月桃花始盛开,遍野花香。一阵凉风袭来,他突然咳了起来。

  “父皇,你怎么样?”如玥连忙上去轻轻拍着镜南宇的背,焦急地连声问道。

  镜南宇摇摇头,忽而勉强扯动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来,“如玥……”声音微弱,似乎已经到了弥留之际。

  如玥大惊,不过一月的光景,父皇怎会病得如此严重!“父皇,你真的没事吗?对不起,我不该那么气你。她没死,我没杀她,真的没有。父皇,你千万不要有事,我只有您一个亲人,如果连你也去了,我要怎么办啊!”

  “父皇没事,就是有些累了。父皇从来没有怪过你,是父皇不对,不该让你去找她,找到了又能怎样。”

  “父皇,娘对你并不是那么无情的。我在东炎的时候,常听娘说起您以前的事情,说您其实是一位有宏图远志的帝王,说您风趣幽默,说您懂得东西很多……总之说了很多很多。”镜如玥心想父皇一定还在为娘不肯留下来的事情耿耿于怀,便出言宽慰。

  镜南宇呵呵的笑了,一直威严冷漠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小孩子的开心笑容,连那灰暗的眼睛都比刚才亮了许多,“她真的这么说过?”

  “当然了。其实她说了很多,只可惜我当时正生她的气,所以没听进去。你看,她还让我把她的画像带了回来呢!”镜如玥从桌子上拿起她进来时放在上面的画像,展开来拿到镜南宇的面前来,让他看。“娘说,十年光阴已逝,连她都老了。以前那幅可都是十年前的样子了。现在这副也是她亲笔画的,说是送给父皇留作纪念。”

  “呵呵,她最喜欢画画了。那时候在风暖阁,她总是拿笔绘制院子里的山山水水,后来那些话也不知怎么就都不见了。水月阁,就是她曾经在镜王府时住的地方,也被镜王一把火给烧了,什么都没留下来。她还是她,真好。”镜南宇伸出手轻轻地抚过画上那个静静坐在树下纳凉的女子的面庞,十年的岁月已经在她的脸上留下了刻痕,轻轻浅浅,眼睛里含着温和的笑,再也没有了当年的乖张俏皮,而是为,为人母的端庄温婉。“如玥,你让父皇先休息一会儿。”他的眼睛始终定在画面上,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

  镜如玥也不再多留,放下画像,叹口气,无奈地摇摇头走了。

  两个月之后,宣和帝驾崩。

  在他弥留之际,天凤公主常伴其左右,悉心侍奉。每日都会开怀一笑,却每每到了夜深人静时,他总是黯然神伤。

  宣和帝驾崩后,天凤公主再次失去了踪影,从此再未出现在西流国境内。

  新帝登基,改年号承意,帝号念灵。

  于此同时,还有另一件大事。那就是东炎国那个当年曾扬言终身不娶的忠义将军段似水却突然违背了誓言,张灯结彩,热热闹闹的迎娶了一位据说是唯一一个成**爬上段将军床的女子,另外,这个女子竟是带着女儿一同嫁入的段府。

  当然也有人说了,这段将军娶得人可不是一般的小姐姑娘,而是救倾城于危难又突然消失无影的白澜白军师。于是,传出了一段千古佳话来。